最後的邊境-策展人語

— 2016
Dorotea Etzler_Film2 HK1995

彼岸觀自在III-最後的邊境

在20世紀末,冷戰結束引發人們對經濟和政治一體化的渴望。全球的人們普遍認為各國已別無選擇,必須採取新模式的民主資本主義,幾乎每一個政府皆抱以樂觀的態度,走向全球會聚的新時代。事實上,現今的世界比21世紀時有更多的連繫。今天已實現了以往被視為不可能獲得的人權。勝利的那一刻令人們對民主資本主義充滿信念,盼望可以創建一個更有文化和自由的世界,未來理想的新生活:一個自由的烏托邦。

但是現在我們要問:自由的民主資本主義取得了勝利了嗎?冷戰之後的經濟和意識形態決定論保障了民主嗎?我們總是隨著全球各國不斷變化;我們的祖先在20世紀經歷了兩次世界大戰,許多人走到一起擊退敵人。事實上,我們現在正處於一個奇怪的時代之中,許多人流離失所,一無所有。與兩次世界大戰的情況,相似得令人不安。

難民拼命尋找不再受轟炸的新家園,同時其他國家禁止人們穿著宗教服飾。英國政府繼續參與在敘利亞、伊拉克和阿富汗帝國主義的行動,並推動其他不感興趣或者與英國持有不同的意見的國家參與全球議程。

英國52%的選民在2016年6月23日投票支持脫離歐盟。歐盟是世界首個,而且是全球最大自願參加(而不是通過武力或戰爭匯聚)的聯邦和平項目。然而,有52%的英國選民認為離開歐盟是更好的。隨後的幾天和幾個月英國各地的仇恨犯罪率上升了58%。英國現在明顯處於四分五裂的狀態。

在香港,自由放任學說仍然是一個神話,兩極分化的情況日趨嚴重。經濟會保護個人權利的假設,已被證明是錯誤的。有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我們一直所相信的事物並沒有實現 – 在世界的某一部分的人對自由主義、民主和自由已經有新的理解。

彼岸觀自在III-最後的邊境致力探索,這些分歧、邊界,以及我們之間的空間,它們以文化遺產和手藝的形式存在,而我們就像是保護破碎的傳家之寶。通過這一系列的影片,我們旨在研究個人經驗、全球議題,以及需要通過文化共享和交換來修補的裂隙。彼岸觀自在是一個戰術性的方案,使用電影和錄像,探討英國、中國和香港不同國家之間的文化和社會。

英國計劃的作品包括曾在英國生活,但不是在英國出生的藝術家,他們理解英國的文化邊境。在英國出生的藝術家探索全球文化,並熱衷於文化交流。香港計劃的作品來自在流散的中國人,以及在香港和中國的外籍人士的藝術家,令經驗片段、被中斷的時間、空間和持續性可見於眼前。最後的邊境嘗試通過藝術家的電影和錄像,重新定義和彌合我們之間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