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品陶

陳品陶透過拜物及獸性的煉金術過程創造超驗和具侵犯性的現實。物質的無限潛力,質素,及生態在這些具創造性的現實當中被提煉出來並且相互消耗。這些現實中的本體語言和生態邏輯逃避常規現象學上的理解,產生了符號學上的滑移,並在空間,物體和頻率之間不斷穿越及駐留。空間,體量,物件和頻率的維度不僅是裝載先驗性和熵性的器皿。其複雜性足以尋求從結構組織中釋放出來的多重世界,並表現出生機勃勃的活力和能量。這些空間及物件包含著混沌及重生的無限潛能。

Temple of Physiotology, 2019, 8’46”

陳品陶的「Physiotology」系列體現了對存在本身的焦慮,進一步對宗教信仰和傳統文化建構提出質問。在《Temple of Physiotology》中,事實與虛構被模糊掉,以建立實像拜物(factish)式敘事。這些敘事創造了異界中的空間時間統一體,讓觀眾在其中生活與體驗。

作品的脈絡圍繞著秘魯的昌昌古城,被記錄下來的神秘歷史成為實像拜物故事線的發展基礎。當中的敘述隱含著反生育主義和虛無主義,涉及宗教、拜物主義、圖騰崇拜、性別、自然以及存在等主題。作品透過部落習俗和讓人迷失的視覺體驗,對主流創世論教條和充滿缺陷的人體構造表達不滿。